胚胎干细胞

胚胎干细胞

 
当前位置: 我看世界 >> 胚胎干细胞

本页节选自R.C. 梅特卡夫《致基督教国家的一封信:对应》。欲知更多信息,请登录www.ThinkAgain.us。

胚胎干细胞
你对道德的片面看法显然扭曲了你对胚胎干细胞研究的分析。如果我们把“不道德”仅仅定义为它导致了人类痛苦的话,你的论点还有些价值。当然你的“脊髓损伤的孩子” 42的需要是刻不容缓的,然而,毁掉一个本来有可能成活的胚胎来制造胚胎干细胞是否真是帮助孩子的最好方式?胚胎干细胞研究不太可能给这个孩子带来超过成人干细胞研究更显著的好处。尽管胚胎干细胞确实比成人干细胞繁殖更快,而且显示出可以有一些神经再生,但是也确实很可能孩子的免疫系统会产生对外来细胞的移植物抗宿主病。研究人员发现巢蛋白的存在“表明神经干细胞比先前认为的要活跃很多。我们的大脑自动增加干细胞数量以帮助受损的中枢神经系统。” 43这些自然产生的干细胞只产生支持神经细胞的结构星形胶质细胞,而不产生神经元本身。格雷尔及其同事所做的老鼠研究表明,合并使用神经营养因子-3(NT-3)能激发神经干细胞发展成起作用的神经元,这就使运动技能显著改善。44来自大脑的神经营养因子,如NT-3,这些蛋白质不会产生伴随胚胎干细胞到达脊髓损伤部位所产生的主体排斥。

在一些其它医疗情形下,胚胎干细胞系可能提供最大的希望。然而我们现在确实无从得知,研究人员能取得多大的成功。同样的情况曾出现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的基因治疗领域。对于公布基因疗法的预计结果令大量病人翘首。当研究人员意外遭遇许多医疗研究内在的技术困难后,人们大失所望。1995年,基因疗法研究已进行十几年而进展甚微,此时国家卫生研究院的主任派人对此领域进行评测,得出以下结论:

    对于目前基因疗法的协议的期待被炒得过高了。试验阶段的基因疗法的过热表述模糊了最初研究的探索本质,渲染了这些研究结果被描述给科学媒体和大众的方式,因此导致了广泛但错误的概念,即实验性的基因疗法已经极为成功。这样的误解动摇了对此领域的信任并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医学界和非专业群体的失望。而我们更为关注的是病人、家庭和医疗机构可能对治疗方案做出不明智决定,期待他们误以为是“近在咫尺”的治愈方法。45
在胚胎干细胞研究领域,病人们已经开始对这个只是处于胚胎阶段的研究领域充满期待。维克森林大学和哈佛大学的科学家们最近发现收集胚胎干细胞的一个不太引人争议的方法。研究人员“从孕妇捐献的羊水中提取干细胞,把它们变成几种不同的组织细胞类型,包括肝脏、大脑和骨骼…哈佛干细胞研究员乔治•达利说这一发现可能意味着孕妇今后可以将羊水干细胞冷冻起来以备后用,它可以产生病童所需的替换组织,而不必害怕组织排异。46

胚胎干细胞—“灵魂“问题
你的结论是基督徒反对胚胎干细胞研究,因为“生命开始于怀胎时刻”和“每个这种囊胚中都有灵魂”。47基督教会一般怎么看待“灵魂”概念?大多数基督徒通常认为“灵魂在怀胎时刻就开始存在,或是通过神的直接行动(创造论)或是通过父母的传承(灵魂遗传论)48。”我相信灵魂遗传论,也就是说我相信灵魂是代代相传的。然而,精神-身体问题的症结不在于灵魂在个人身体中的起源,而是灵魂到底是否存在。你对灵魂概念的明显嘲弄使我认为你坚信“人是纯粹的物质有机体,其情感、道德和宗教经历都最终由物理和生物科学解释。” 49我们把这种精神-身体问题的一元论观点称为还原物理主义。相反, 我认为我们可以不再嘲笑、接受通过科学和神学双方面的洞见,以此更好地理解灵魂的本质。

尽管关于灵魂本质的争辩对于成圣的生活极为重要,人类内在的尊严问题也是同样不可或缺的。马丁路德金理解基督教中神的形象概念。他对于人类内在尊严的坚定信仰就是他的基督信仰的直接结果。路德因促进各种族人民平等方面的努力于1964年获得诺贝尔奖。差不多两百年前,美国《独立宣言》的序言指出一个不言而喻的真理,即人人受造而平等。然而作为一个民族,美国人直到最近才达成共识,暨在尊重各种族人民的前提下支持那个不言而喻的真理。也许我们该凭着对不同发展阶段的人的尊重,意识到同样不言而喻的真理。

继续读!

读《给基督教国家的一封信:回应》第一页。

脚注:

42山姆•哈里斯,第32页。
43 http://www.namiscc.org/newsletters/December01/
SCI-stem-cell-research.htm. CNS代表“中枢神经系统”。
44格雷尔,R.,盖格, F.H.,穆雷, K., 布莱奇, A. 和 图伦斯基, M.H. ,“神经营养因子-3 的细胞传递促进皮质性轴索生长和脊髓损伤后部分的功能恢复”, 《神经科学》17: 5560-5572 (1997).
45 雪莉 M. 蒂格曼,“致新泽西干细胞研究院”(普林斯顿大学:2004年11月11日) (http://www.princeton.edu/president/speeches/20041111/index.xml),
(http://www.nih.gov/news/panelrep.html).
46 林恩•文森特,“首先不伤害”(世界杂志:2007年1月20日),第30页。
47 山姆•哈里斯,第31页。
48 J.P. 莫兰德和司各特 B. 瑞,《身体和灵魂:人类本质和伦理危机》(唐纳斯格罗夫,伊利诺斯州,校际出版社,2000年)第205-206页。
49 菲尔吕克,“为人意味着什么?科学时代寻找灵魂的神学:争议,假设,选择和挑战”(明尼阿波利斯,明尼苏达州:迈克劳林学院,2006年) (http://www.maclaurin.org/article_print.php?a_id=71).


喜欢这些信息?使用以下社交媒介与他人分享。 这是什么?




与他人分享:




English  
Social Media
关注我们: 

与他人分享:


热门话题

山姆•哈里斯
《致基督教国家的一封信》
胚胎干细胞
基督教和科学
善和恶
回应《致基督教国家的一封信》
无神论信仰
Additional Content To Explore...

科学上神存在吗?
哲学上神存在吗?
圣经是真实的吗?
神是谁?
耶稣是谁?
哪个宗教?
如何在神中成长?
生活挑战
复原有望
 
 
 
搜索
 
Add 胚胎干细胞 to My Google!
Add 胚胎干细胞 to My Yahoo!
XML Feed: 胚胎干细胞
我看世界 主页 | 关于我们 | 网站图
版权© 2002 - 2016 AllAboutWorldview.org, 保留所有权利。